时事消息

专访:奥利维尔·泰果,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波尔多以外产区酒庄的新技术总监

42岁的奥利维尔·泰果被任命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波尔多以外产区酒庄的技术总监。从现在起,他开始监管奥希耶庄园(朗格多克)、巴斯克酒庄(智利)、凯洛酒庄(阿根廷)和中国的蓬莱酒庄。他接替埃里克·科勒,后者接任集团波尔多古堡的管理工作。
新工作对这位激情四射的年轻人来说可谓是一大挑战,我们将在专访中一一探索。

 

集团:奥利维尔·泰果,去年十二月,您正式接受任命,成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国际部技术总监。
可否请您跟我们多介绍一点您的经历?

奥利维尔·泰果(奥):我是农业工程师,酿酒师专业毕业。很快,我就扎根在波尔多地区。在1999到2002年间,我做了一份有关当地最著名酒庄土壤和下层土的研究,这些酒庄就是我们常说的“八大名庄”,包括奥松酒庄、白马酒庄、侯伯王酒庄、拉图酒庄、玛歌酒庄、木桐酒庄、柏图斯,当然,还有拉菲古堡。
这份研究让我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创造了很多与各酒庄团队见面的机会,就是在这段期间,我在拉菲第一次见到了埃里克·科勒。

集团:您的经历虽然始于波尔多,但其实真正与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开始合作是在朗格多克?

奥:确实。我很幸运,我在私人方面的选择让我在职业方面获得了许多机会。
继这份土壤研究,也是我在职业生涯中迈出的重要一步之后,我随着妻子来到了朗格多克地区,她在这边有一份职业规划。
我先是在当地一家著名的实验室内工作。五年来,通过跟踪大量葡萄园的酿酒工作,我学到了许多有关这一地区的知识。尽管是服务供应商,但我们能够与团队亲密接触,解决许多委托给我们的问题。奥希耶庄园就是我们跟踪的葡萄园之一,我也再次与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有了接触。

集团:您先是以顾问身份为奥希耶庄园服务?

奥:正是如此。2003年,因我在朗格多克获得了许多经验,我开始以专精于土壤和葡萄园的独立顾问身份工作。通过深入分析土壤构成以后,我先是确定酒庄的种植潜力,之后再为酒庄引导葡萄园中的作业。
这份工作持续了12年之久,直至去年!
2004年,时任奥希耶庄园技术总监的埃里克•科勒来找我咨询。我们先相识于拉菲,后又在朗格多克会面,这还是个挺有意思的故事。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于1999年收购了这家酒庄。目标就是要让它重振,而且,团队对酒庄的潜力深信不疑。当然,我非常欣赏这一肯定,因为我本人也是深信这片土壤的潜力。
2004年,酒庄成为一大重建计划的中心。我的工作即为在2005和2006年间对奥希耶的土壤和下层土做出一份土壤地图,以支持酒庄在品质方面做出的努力。
今天,奥希耶葡萄酒的品质极其令人称道,首席佳酿甚至达到杰出的水准,希望我也为此做出了一点贡献!

集团:我们的合作伙伴之前并不认识您,但其实您从2004年就已经开始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的葡萄园贡献力量?

奥:对,可以这么说……但需要说得更准确一些。
我的工作主要涉及国际层面的发展项目。我的顾问工作将我带到了朗格多克、波尔多,还有世界各地,土耳其、西班牙,甚至中国。我也因此囊获了不同气候下有关不同土壤的知识。
2009年,当埃里克•科勒被任命为集团国际部技术总监之时,他想到了我,希望我们再做一次分析工作和地图绘制,就如曾为奥希耶做的一样。

 

集团:您与埃里克•科勒都在酒庄里都做了哪些项目?

奥:巴斯克庄园内进行的工作与奥希耶的非常近似,大部分研究都集中在水情方面,这也是炎热国度的一大关键点。我有幸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带来了一种灌溉系统的升级。我们也就此准备从灌溉系统转型为滴灌。我们还收购了新田地,以酿造“特级藏酿”葡萄酒。
在中国的蓬莱酒庄里,我参加了第一铲,种下了第一批葡萄。

集团:您成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技术总监后,有什么目标?

奥:我是大地的情人,这些年来,我以顾问身份在为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服务期间,已经认识到我们有着同样的愿景:尊重土地、气候,为我们选择发展的庄园做长远打算。
因此,我不会彻底改变什么,但会促进集团发起的在质量方面的努力,继续在克里斯托夫•沙林的率领下前进。
继续埃里克•科勒及奥希耶、巴斯克、凯洛和蓬莱团队的工作,所有人都投入了许多。
在巴斯克和奥希耶,我们正在收获近十年来的成果,同时,还要保持十分的警惕。
在蓬莱,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进行耕种了。
最后,在凯洛,我们与卡氏家族还有多个要展开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