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消息

凯洛酒庄2016年份采收报告

bandeau_Extranet_bis

对马尔贝克来说,这年一言难尽

就在棉多萨地区遭遇近半世纪以来最低气温的时候,我们迎来了芽期。单产因此下降了30%,还将成熟期推迟了一月之久。除了气温低迷以外,降雨也愈演愈烈。鉴于棉多萨半沙漠的环境,葡萄树并未遭受任何损伤。

采收时分,葡萄拥有一种不同寻常的酒精平衡度、高酸和馥郁的风味。这一既优雅又独特的组合无疑成为2016年份的标志。马尔贝克的采摘从4月2日始于第一区,并于4月22日结束于优克谷。

卡本妮苏维翁:大自然赋予的挑战

2016年,缩水的单产和晚熟成为马尔贝克和卡本妮苏维翁两个品种的共同特点。而最大的挑战则来自于土壤。通常,深厚的土壤有助于在干旱时期保持水分,但今年却造成了植被的过剩生长,导致葡萄酒的繁复度一般。不过,多石的厚土脱颖而出,这里的葡萄持续、缓慢地成熟,最终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采收时间为4月10日至21日。

 

我们的两大区域:

优克谷,棉多萨
葡萄树约于10月10日,即预期的日子发芽,生长季从此拉开序幕。然而,10月和11月的气温遭遇自1960年以来的最低值,芽期阶段因此被拉长,直至12月进入花期(通常发生于11月15日)。寒冷的天气导致坐果率相当低,不幸中的万幸是没有迟来的霜冻。转色期持续了近一个月。

在10月和来年的1月间,雨水极其充沛,高温天数也比同期均值少了许多(降水总值为679毫米,而均值为269毫米)。2月最热,而3月则是有史以来最为干旱的月份。“厄尔尼诺”无疑是这些奇怪现象的源头,幸而我们的团队知晓如何灵活应对这些困难条件。

第一区,棉多萨
在棉多萨,与优克谷相似的条件令气温骤降,花期、果实成形和转色期纷纷延迟。这段时间累积的467毫米雨量远远高于历史平均水平,即251毫米。
然而,与阿塔米拉地区(优克谷)相比,阿格雷洛和拉库布蕾地区的土壤更为密实,也更为深厚。因此,第一区和优克谷的采收几乎同时进行。

本采收报告的撰写人为凯洛酒庄技术总监费尔南多·布瑟玛及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波尔多以外产区酒庄的技术总监奥利维尔·泰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