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消息

热拉尔•高林,罗斯柴尔德男爵中信酒业(山东)酒庄经理,披露葡萄园工作进展

2009年,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终于拉开了一个经历长期铺垫业已成熟项目的序幕:在中国山东省蓬莱半岛创立一家葡萄园。

该项目是与中国中信集团的合作成果。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任命热拉尔•高林来确保这一探险的顺利进行。后者在葡萄酒行业的传奇经历及其对该行业的热爱均无可挑剔。在完成了科学研究课题,并取得酿酒学硕士学位后,热拉尔•高林先是在波尔多最著名生产商家累积了工作经验,几年后,成为酿酒师顾问。

正是以顾问身份,他于1997年第一次前往中国。此后,他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国家。2009年,他成为了罗斯柴尔德男爵中信酒业酒庄经理,更为广泛地说,堪称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在中国的推广大使。

热拉尔•高林为我们揭开了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庄园的前景展望。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以下简称“集团”):第一批葡萄种植于2011年春季,现在葡萄园的情况如何?

热拉尔•高林(以下简称“高林”):几年前,我们因气候和地质方面的条件优势而选中了蓬莱半岛。这一选择是从一份长期研究中得到的结论,而且,我们坚信这个葡萄园的潜力。
然而,在选择蓬莱的同时,我们也清楚等待我们的工程量是巨大的。我们团队规划了30公顷的丘陵,开采了40 000吨的石头,围绕着田块修建了超过9公里长的石头围墙。
现在,葡萄园共有30个田块,超过200个台地。
第一批葡萄树确实是植于春季。2011年5月,我们种植了12公顷的田地。葡萄当然以卡本妮苏维翁为主,但也有希哈、卡本妮弗朗克、梅洛、小维尔多和马瑟兰。

集团:2012年有什么发展计划?

高林:2011对于我们来说是重要的一年,2012同样如此。
我们将继续种植工作,今年约植3公顷。
另外,我们还将迎来基础设施建设这一重要阶段。
在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的其它葡萄园内,无一不对基础设施的开发和改善进行了大量投资。
至于我们,非常简单,所有基础设施都有待开发。
2012年,我们计划开始展开酒窖、设备储藏园和住所的建设。重大项目将始于五月。

集团:当地人如何看待罗斯柴尔德男爵中信酒业的创建?

高林:我们也无须掩盖,我们的项目确实给当地带来了很大的谈资。
首先,以媒体来说,该项目在数月来都是新闻界的重点报道对象,近期虽然还继续有所报道,但已然温和了许多。记者均认识到,这是一个长期项目,想要产出一款优质佳酿是需要时间的,因此,也就需要耐心。
在当地也是,我们的到来也引发了大量投资者的跟风。除了我们先期建立的580公顷受保护区域外,已有一些项目正在蓬勃发展。不过,我们尽量不去注意别人的工作,继续专注于我们要达成的目标。

集团:当地的团队成员都有谁?

高林:尽管项目规模很大,我们现在仍只是一支小规模团队。
我本人,任总经理;3位助理、1位会计师、1位葡萄园经理和14位长期工作的葡萄农。
我们的团队很坚固。所有人都对项目规模有着清晰的认识。

集团:葡萄酒似乎在中国人群中引发了热潮,您怎么看?

高林:如果我们只从数字上看,确实,国外葡萄酒的进口量在中国急剧上升。国际化和互联网让公众接触了到了更多的“西方”产品。葡萄酒逐渐被引入了中国人的消费习惯之中,但是我们还不能说有了一份真正的葡萄酒文化,就如法国一样。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缓慢过程,我们也希望为此做出一份贡献。
再有,中国本身也是葡萄酒生产国。这也是一个在政治和经济原因下诞生的新事物。中国人一直都是粮食酒(白酒)的主要消费者,这类酒以度数之高而闻名。1987年起,中国政府提倡减少粮食酒的生产,希望可以维持食品谷物的顺差。
这一提倡就自然而然地导致了葡萄园的发展,以及当地葡萄酒的生产。但遗憾的是,葡萄种植的发展较为无序,很快就与仅追求产量的谷物生产划上了等号。
这种现象有正在扭转的趋势。

集团:如何评论中国葡萄园和葡萄种植业?葡萄酒未来的方向在哪里?

高林:首先,我们必须指出,因为没有葡萄种植管理,这些统计数据并不是非常可靠。中国在2000年的种植面积约为200 000公顷,2011年就超过了500 000公顷。中国也因此成为了全球第四大生产国。
这些数据非常惊人,各个项目也是令人惊奇不已。一般来说,一个葡萄园的面积在200到1000公顷,包括所有基础设施、各式接待设备、旅游项目、地产项目……和波尔多相比,我们完全不在同一个频率上……在中国,我们看到的一切都被放大了很多!
当然,与这样的规模相比,我们在蓬莱的葡萄园已经是很低调的,不过,我们也保持了波尔多式理念,并将其应用到了中国葡萄园风土之中。
我们的挑选非常精细,以质量为出发点,尤其表现于葡萄品种的选择和减少产量方面。
这种对卓越的追求正是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的首要特征,我也坚信这一优质理念也将在中国蔓延开来……要是这样就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