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沿革

拉菲的起源与塞居尔家族

史料上对拉菲的最早记载可以追溯至公元1234年,当时纪录的名称为拉菲宫波(Gombaud de Lafite),即位于波亚克村北部的维尔得耶修道院。经证实,拉菲古堡从14世纪起就一直是中世纪领主的领地。加斯科涅方言(Gascon,法国西南部比利牛斯地区旧时称加斯科涅省)中,“la hite”意为“小山丘”,“拉菲”因而得名。当时,这里可能已经种有葡萄树。不过,真正形成规模,还是要等到17世纪塞居尔家族的到来。也正是在他们手中,拉菲逐渐闯出伟大葡萄种植园的名声。雅·克·德·塞居尔侯爵是建立拉菲葡萄园的第一人,时间约在17世纪70年代左右到80年代初期。他的爱子亚历山大于1695年继承了庄园,并与邻近另一所著名酒庄——拉图古堡的女继承人联姻,婚后育有一子,即为后来著名的尼古拉·亚历山大·塞居尔。这正是拉菲与拉图这两大波尔多名庄共同书写历史的最初篇章。

“新法国红酒”

早在18世纪初,拉菲古堡的葡萄酒就已打入伦敦市场。1707年,官方的伦敦公报上出现了拉菲的名字:从大不列颠海盗们与皇家海军控制的商船上卸货后(其时正值西班牙王位继承之战如火如荼之际),拉菲被售于伦敦市内的公开拍卖会。公报上将拉菲及“同伴”,即一起参加拍卖的其它法国酒取名为“新法国红酒”。而在1732-1733年间,英国首相罗伯特·沃波尔每三个月就要购买一个橡木桶的拉菲!但令人讶异的是,直至多年以后,法国人才以波尔多红葡萄酒为荣。

国王之酒与葡萄王子

1716年起,尼古拉·亚历山大·塞居尔侯爵全力以赴,以巩固这最初的成就并锤炼酿酒技艺,而且还不断提升顶级酒在国外市场以及凡尔赛宫内的声望。在黎塞留元帅的支持下,尼古拉被封为“葡萄王子”,拉菲佳酿也荣升为“国王之酒”。1755年,黎塞留元帅当选为吉耶纳地区(法国西南部旧称)总督,他在波尔多就诊时,一位医生为他开了一副独特的“处方”:常饮拉菲古堡葡萄酒,这是令脸色红润健康最为有效也最为美妙的“良药”。黎塞留回到巴黎后,一天,路易十五特别向他道:“元帅,我实在要说,自从您赴吉耶纳上任以来,您看上去至少年轻了二十五岁!”黎塞留则答曰:“我的国王,您难道不知道我已找到那能够使人恢复青春的泉水?我发现拉菲古堡佳酿是万能而美味的滋补盛品,可与奥林匹斯山上众神饮用的玉液琼浆相媲美!”不久后,整个凡尔赛宫谈论的美酒除了拉菲没有二家,因为它获得了国王的宠幸!所有人都以享用拉菲为荣,蓬巴杜夫人用拉菲来款待私人小型晚宴上的贵客。稍迟一些时候,人们甚至传说杜巴丽夫人给自己加了一项特别的“任务”:不再喝别的饮品——除了拉菲!

艰难的后继

塞居尔侯爵无男性继承人,酒庄经分割后,由四个女儿继承。拉菲也因此与拉图分开,不过,二者一直属于同一家族所有,并由同一管理者经营直至1785年。侯爵长女与时任巴黎市长的堂兄亚历山大·德·塞居尔联姻,其爱子尼古拉·马利·亚历山大·德·塞居尔伯爵继承酒庄后,庄园衰落了一段时候。1785年,一本题为“拉菲领主”的匿名回忆录赞美拉菲是“世上最美的葡萄园”。然而,在这位塞居尔伯爵处,事情却截然相反。他负债累累,1784年被迫出卖了拉菲古堡。波尔多第一届议会主席尼古拉·皮埃尔·德·皮歇尔果断出手,因他是塞居尔伯爵的近亲,通过使用“家族回收权”法律程序而成功收购酒庄。

托马斯·杰斐逊总统与拉菲

大革命前夕, 拉菲已经攀上葡萄酒世界的顶峰,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托马斯·杰斐逊曾记录下一些文字,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托马斯当时作为“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大使,出使到凡尔赛宫。这位有着种植园主、商人、政客、法学家、建筑师、外交官等多重身份背景的杰斐逊先生此次被法国宫廷中的葡萄酒文化深深吸引,以致于萌生了在自己国家内发展葡萄种植业的心愿。1787年5月,他来到波尔多小住,五天时间足够让他拜访沙特龙地区(波尔多市内)最大的葡萄酒贸易商并通过游记的形式收集到足够多的信息带回国。在他自己拟订的梅多克地区葡萄酒分级表中,排行前四名的酒庄——其中就包括拉菲——恰是1855年分级制度中的前四家。而他本人从此也成为波尔多顶级葡萄酒的忠实拥护者。

进入荷兰时代

塞居尔家族作为拉菲古堡领头人的地位, 随着尼古拉·皮埃尔·德·皮歇尔于1794年6月30日被处决而猛然斩断。在拉菲古堡前庭内赫然贴起一张“拍卖告示”,宣告了拉菲将于1797年9月12日被拍卖的命运。“拍品说明”介绍拉菲为“梅多克顶级一等酒庄,出产波尔多最棒的葡萄酒”。赢得拉菲的是荷兰人吉恩·德·维特,不久之后他又被迫将拉菲再次转售给另外三位荷兰商人。吉恩·德·维特的掌舵时间极短,随后拉菲古堡又几经转手,其中最为称职的业主当数约瑟夫·古达尔。19世纪初期,在古达尔的有效管理下,酒庄重新崛起。从1800年起,酒庄共迎来三位主人:吉恩·阿伦德·德·沃斯·范·斯蒂文斯科男爵、奥斯恩·纪尧姆·吉恩·伯格、吉恩·高尔·德·弗兰肯斯坦。

步入神秘的范勒伯格历史

1818年,拉菲古堡迎来了一位新主人,她就是巴伯-萝莎莉·勒梅尔夫人。她的丈夫是伊尼亚斯·约瑟夫·范勒伯格,他是拿破仑时代著名的谷物商人和武器供应商。1821年,伊尼亚斯-约瑟夫·范勒伯格先生去世后,酒庄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这一年,从官方上讲,勒梅尔夫人将古堡出售给了英国人塞缪尔·斯科特爵士。直至1867年,该片地产均在斯科特父子手中进行有效管理。但实际上,塞缪尔·斯科特父子只是艾米加-尤金·范勒伯格——勒梅尔夫人与范勒伯格先生之子的代理人和银行顾问。1866年,随着艾米加·尤金·范勒伯格先生的亡故,财产继承事宜正式开启,代理声明为拉菲古堡的管理布局提供了证明。经过半个世纪的秘密经营,拉菲业主——范勒伯格的名字终于浮出水面。这段时间里拉菲的上佳年份为1795与1798,尤为杰出的当数1801,1802,1814和1815,特别是1818年份。

1855年的分级制度

1815年, 波尔多著名的葡萄酒经纪人劳顿先生在与其同名的事务所日志中建起第一套波尔多梅多克地区葡萄酒分级表。此表与1855年的分级颇为近似。他将拉菲置于榜首,“是因在前三款(顶级酒)中,拉菲最为优雅与精致,它的酒体非常细腻。”他还补充道,“拉菲的葡萄园位于梅多克风景最胜处”。这一时期中,1834年份的拉菲品质出众,1841年更佳,1846年可称为至美之作。1855年,为在巴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而制定的分级制度,作为官方标准,确立了拉菲的“顶级一等”地位,并为梅多克开创一个空前的繁荣时代。此时期的最佳年份可推选1847、1848、1858、1864、1869、1870和1876。

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男爵

1868年8月8日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一天

1868年8月8日,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男爵在公众拍卖会上购得拉菲古堡

1868年8月8日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一天,詹姆斯·罗斯柴尔德男爵在公众拍卖会上购得此堡(当时是伊尼亚斯-约瑟夫·范勒伯格的遗产)。詹姆斯男爵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法国发展的一分支,不幸的是男爵本人在买下拉菲三个月后即不幸去世。拉菲古堡由其三位爱子阿尔方索、古斯塔夫与埃德蒙共同继承。当时酒庄拥有葡萄园面积74公顷。从几个方面看,1868年对拉菲来说都是值得纪念的一年:迎来新主人;葡萄酒进入发展繁荣时期;更辉煌的成就是这一年份每桶拉菲的售价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值——6250法郎,相当于今天的4700欧元。这一期酒价格记录在此后的一个世纪内无人超越。当然,二十世纪末,名酒价格一路上扬,当年的6250法郎已被大大超过。阿尔方索、古斯塔夫与埃德蒙男爵实是生逢其时,随1855年分级制度而开始的梅多克“黄金时代”自拉菲古堡被罗斯柴尔德家族收获囊中后一直持续了15年左右。

灾祸、战争及危机种种

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初噩梦连连:根瘤蚜虫害、霜霉病在葡萄中蔓延、顶级酒假酒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战、严重的经济危机……这一切导致酒庄命运跌至谷底。深受霜霉病所害的拉菲古堡断然决定将1882至1886年及1910至1915年间的某些年份酒降级。并且为了有效对抗顶级酒造假事件,葡萄酒都改在酒庄灌瓶。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战争而限制供给,酒庄发展大受影响;30年代史无前例的大金融危机更迫使葡萄园缩减种植面积。所幸的是在这一片漆漆黑夜中,仍有几颗闪亮的明星:1899、1900、1906及1926和1929年份酒皆是精良之作。

战争与占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继续令酒庄命运多舛,随着1940年6月法国的陷落,梅多克地区被德军占领,拉菲古堡与木桐堡皆未能幸免于德军的驻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酒庄被扣押,成为由公共行政单位管理的财产。临时政府为保护酒庄免遭德军的破坏,于1942年将这些葡萄园征用为农业学校。城堡被征用,陈酒被劫掠,加之战争时期能源匮乏、供应短缺,拉菲古堡须经受这一切严峻考验。1945年底,罗斯柴尔德男爵家族终于重新成为拉菲的主人,并由埃利男爵主管酒庄复兴工程。1945、1947与1949年份酒是这段重建时期的佳作。

埃利男爵主持酒庄复兴

埃利男爵的主持下,一系列重建工作在葡萄园和酒窖内开展起来,同时对管理模式彻底重组。20世纪50年代购入一群奶牛以开垦拉菲古堡背后的草场并为葡萄提供肥料。在顶级名酒市场重建的艰难历程中,埃利男爵扮演着一个主要角色。他积极参与最早于伦敦举办的品酒会;同时,埃利男爵也是1950年成立的梅多克好年会的创始人之一。1955年的绝好年份可被视做复兴的标志。但波尔多的葡萄园于1956年2月又遭遇了可怕的霜冻,在此之后,1959与1961两个卓越年份相继到来。20世纪60年代进入真正复苏成长的时代,市场不断扩大,特别是美国市场的开拓;价格回升,拉菲古堡与木桐堡之间的竞争更促使酒价扶摇直上。

埃里克男爵:酒庄的改革者

1973-1976年的波尔多危机过后,拉菲古堡由埃利男爵的侄子埃里克男爵主掌,1975与1976两个特佳年份巩固了酒庄重新步上发展道路后取得的成果。为追求卓越品质,埃里克男爵积极推动酒庄技术力量的建设:葡萄园中的重新栽种与整建工作配以科学的施肥方案;选取合宜的添加物进行酒处理;酒窖中安装起不锈钢发酵槽以作为对橡木发酵桶的补充;建立起一个新的环形陈酿酒窖。此酒窖由加泰罗尼亚建筑师理查德·鲍费尔主持设计建造,是革命性的创新之作,并有极高的审美价值,可存放2200个橡木桶。1985年,为推动酒庄发展,埃里克男爵使拉菲古堡与摄影家握起手来,拉菲进入了包括雅克-亨利·拉蒂克(法国著名摄影师)、欧文·佩恩(美国时装摄影大师)、罗伯特·杜瓦诺(法国最受欢迎以及最多产的报导摄影家之一)以及理查德·艾维登(享有崇高威望的美国时尚摄影师)在内的著名摄影家们的取景框。男爵还通过购买法国其它地区酒庄以及国外葡萄园而成功地扩大了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的发展空间。80和90年代好酒迭出,1982、1986年,1988、1989和1990三部曲,以及1995和1996皆是特佳年份,价格更是创下新纪录。

自2000年起的辉煌十年

从2000年到2010年间, 归功于葡萄生长期较为干燥的天气,好年份一个挨着一个,层出不穷。其中,2000、异常炎热的2003、2005、2009和2010年份葡萄酒将会随时间洗练而放射出耀眼星光!世纪在无声中完成交替,窖中陈放的美酒孕育着美好的承诺。这一理智的乐观主义所依持的正是长久以来拉菲古堡对杰出品质的不懈追求。